歡迎來中國礦業聯合會官網   關注我們:
中國礦業聯合會 協會簡介 協會章程 駐會領導 副會長 機構設置 黨建工作 公示 直屬&分支機構動態 地勘行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
網上展館

中資礦業企業在剛果金快速發展拓寬產業鏈 實現快速發展

2019-11-20 10:00:51   來源:易礦物資訊

   近年來,中資礦業企業非洲中部銅鈷成礦帶特別是剛果(金)實現了快速發展,并帶動了工程和貿易物流等配套產業的協同壯大。在非洲這樣的新興礦業市場配套條件匱乏的特殊環境下,作為產業鏈的不同環節,礦業、工程和貿易物流等業務具有天然聯動性,礦業是產業鏈的關鍵環節和價值鏈的源頭,工程和貿易物流是制約礦業發展的瓶頸,也是礦業業務延伸的自然選擇。
 
   一、中資礦企在剛果金銅鈷帶基本情況
 
   非洲是中國礦業在海外走出去最早進入的區域,也是目前中資礦業企業在海外發展最具活力和最成功的區域。目前中資礦業企業在非洲投資以剛果金、贊比亞、南非、幾內亞為主,并涵蓋納米比亞、津巴布韋、厄立特里亞、剛果布等。其中銅的投資以剛果金最為集中。
 
   剛果金銅鈷帶由東南邊境的盧本巴希向西北至科盧韋齊,除五礦資源外,還集中了嘉能可(Glencore)、歐亞資源(ERG)、艾芬豪礦業(Ivanhoe Mines)、自由港(Freeport McMoRan)等國際礦業公司,以及中鐵資源、華剛礦業、洛陽鉬業、金川國際、紫金礦業、中國有色集團、萬寶礦產、鵬欣資源、盛屯礦業、華友鈷業等一批中資礦業公司在該區域進行礦產開發。
 
   2018年,剛果金銅產量約為130萬噸,其中中資礦業公司產量約為70萬噸,占總產量的54%以上。中資在剛果金仍處于快速擴張態勢,已經在建的新產能約有50-70萬噸,而隨著一些新項目的陸續投產,以及嘉能可Mutanda銅礦的計劃中停產維護和部分歐美企業的意向性退出,預計中資產能比例仍將持續上升。
 
   中資礦業在剛果金的快速發展形成了人才聚集效應,大量中國背景的礦業技術和管理人員成為了各家企業競相吸引的對象。一些30-40歲年齡段的青年礦業人才開始在剛果金各礦山企業走上中高級運營管理崗位。
 
   礦業還帶動了中資在工程承包、設備物資供應、貿易物流等配套產業領域的發展,一個完善的礦業生態產業鏈正在剛果金形成,并將進一步促進礦業業務自身的進一步發展。
 
  二、中資企業在非洲礦業工程貿易一體化發展的實踐
 
   在礦業工程貿易一體化發展實踐過程中,大型中資礦業和工程集團憑借自身業務優勢,起到了領頭羊和主力軍的作用。當前比較有代表性的有中國有色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有色集團,英文縮寫CNMC)、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中鐵,英文縮寫CREC)和中國北方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方工業,英文縮寫Norinco)等大型央企集團。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五礦,英文縮寫CMC)及旗下的中國冶金科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冶集團,英文縮寫MCC)、五礦資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五礦資源,英文為MMG)在非洲也有良好的礦業、工程和貿易的業務發展基礎。
 
   (一)中國有色集團
 
    中國有色集團前身成立于1983年,是我國最早從事海外有色金屬礦業開發的公司之一。1998年,中國有色集團投資贊比亞謙比希銅礦開發建設進入非洲礦業市場,此后又在贊比亞陸續投資開發了謙比希濕法冶煉廠、謙比希火法冶煉廠、盧安夏銅礦復產及濕法冶煉廠等項目,形成了一支中方為主的礦業開發運營隊伍,并帶動了旗下中色股份(主要從事EPC總承包)、中國十五冶(主要從事施工建安和采礦承包)、中色國貿(主要從事采購、物流及產品貿易)、瑞林工程、沈陽有色設計院、鑫誠監理等工程和貿易出資企業配套產業鏈。
 
   近年來,中國有色集團將其在贊比亞的業務優勢延伸到剛果金,先后建成了中色華鑫利卡西、馬本德、中色潘達等濕法冶煉廠,在沒有自產礦山的情況下,2018年剛果金產銅達到6.3萬噸,取得了較好的投資收益。目前,中國有色集團正在同時開發建設迪茲瓦(Deziwa)銅鈷礦8萬噸電解銅及8000噸鈷項目和LCS 11.8萬噸粗銅火法冶煉項目。根據公開報道,兩項目進展較為順利,預計于今年年底前投產。
 
   在2017年簽約的迪茲瓦項目中采用了類似BOT模式(即建設、運營和移交),由中國有色集團與剛果金國家礦業公司Gecamines組建51%:49%合資公司中色經貿,中方承擔開發建設投資并負責之后一定時間內的運營,在收回投資后或規定年限到期后移交給剛方。中色通過整合旗下設計施工力量,以業主團隊名義直接實施項目,規避了新礦業法對礦業承包商的限制并節約了稅費,且極大地促進了內部協調,取得了及快的實施速度。
 
   在工程端,中國有色集團出資企業中色股份和中國十五冶在剛果金陸續參與了華剛礦業銅鈷礦、中鐵資源綠沙和MKM銅鈷礦、歐亞資源RTR銅鈷尾礦回收等大型礦業開發建設項目,在當地樹立了品牌。
 
   在貿易端,中國有色集團旗下貿易平臺公司中色國貿承擔了中國有色集團在剛果金各在建工程的設備采購和物流運輸,以及各濕法冶煉廠的銅鈷產品包銷。據悉,中色國貿正在籌備自建物流車隊,從而解決物流瓶頸。
 
   中國有色集團在非洲的產業協同實踐促進了其礦業業務的迅速發展,根據上市公司年報,香港上市的中國有色礦業(非洲礦業資產平臺公司)過去五年除2015年外均實現盈利,其中2018年實現收入20.5億美元,稅前利潤3.2億美元,經營活動現金流2億美元。
 
  (二)中國中鐵、中國電建與華剛礦業
 
   中國中鐵在2007年通過“資源換項目”進入剛果金,與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電建,英文縮寫PCCC)旗下的中國水電等企業合資成立了華剛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剛礦業,英文名稱為Sicomines)并開發科盧韋齊銅鈷礦項目。
 
   華剛銅鈷礦于2015年建成投產,采用自主設計、自主管理,中國中鐵旗下的中鐵九局承擔礦區土建工程,中鐵七局承擔道路施工并承擔了盧本巴西至科盧韋齊公路建設,合作方中國電建承擔采礦剝離和后續的采礦承包;該項目還吸引了其他有實力的中資企業參與,例如華北勘察設計院承擔前期資源勘查、中國十五冶承擔設備安裝等。
 
   中國中鐵組建了礦業平臺中鐵資源,除華剛項目外,還在剛果金陸續自主開發了綠沙銅礦、MKM銅礦和中鐵剛果國際濕法廠等項目。2018年,中國中鐵在剛果金產銅合計達到21萬噸。規劃中的華剛二期建成投產后,中國中鐵在剛果金銅產能將達到35萬噸。
 
   在華剛項目中,中鐵資源和中國電建各自負責其份額內精礦和電解銅產品的出口和銷售,中鐵資源將貿易平臺公司設立在香港,中國電建設立在新加坡。中國中鐵借助自身工程優勢,通過向剛方提供相關基礎設施項目,與剛果金政府利益綁定,使華剛享受免稅政策,并與當地政府維持了較為良好的關系,及大地規避了政策變動風險。
 
   通過實施一系列礦業項目,中鐵九局、七局等施工單位也在當地礦建和基建市場樹立了良好的品牌。在實施華剛項目基礎上,華剛礦業還依托股東中國電建優勢,與剛合資共建附近盧亞阿巴河上的布桑加水電站并獲得其30年特許經營權,該水電站投入運營后將徹底解決礦山運營面臨的缺電問題,并將為科盧韋齊城市及華剛二期工程提供用電保障。
 
   (三)北方工業與萬寶礦產
 
   北方工業旗下的萬寶礦產有限公司是最早進入剛果金的中資礦業企業,早在2003年就在剛果金投資冶煉廠富利礦業,在建成后出售給華友鈷業。近年來隨著其在緬甸蒙育瓦兩處銅礦16萬噸產能的成功建成投產,萬寶礦產加快了海外銅礦投資步伐,在剛果金投資了卡莫亞銅鈷礦和龐比銅鈷礦項目,其中卡莫亞一期已經回收投資,正在籌備二期硫化礦,將由中國瑞林承擔地下斜坡道EPC總包;龐比項目正在委托中國恩菲開展可行性研究和工程初步設計。
 
   在工程端,北方工業旗下的工程和裝備制造板塊與礦業業務實現了良好協同。北方國際公司為龐比項目的EPC總承包方;北方爆破科技公司為礦山爆破分包,并在外部承攬了華剛礦業、中色迪茲瓦等當地其他中資礦山的民爆項目;北方重工制造的百噸礦用卡車在大量進入剛果金露天采礦市場,除在萬寶自有礦山使用外,還銷售至中色迪茲瓦等礦山項目。目前萬寶礦產正在籌建設計研究院,計劃加強內部研究力量,并逐步將外包的設計任務收回。
 
   在貿易端,萬寶礦產在上游資源上的突破帶動了貿易業務的發展,根據其年度會議披露,該公司2018年自產銅18萬噸,但貿易經營量達到50萬噸。
 
   (四)中國五礦全產業鏈戰略
 
    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是原中國五礦和中冶集團兩個世界500強企業戰略重組而成,以“世界一流金屬礦產企業集團”為愿景,以“資源保障主力軍、冶金建設國家隊、產業綜合服務商”為戰略定位,率先在全球金屬礦產領域打通了從資源獲取、勘查、設計、施工、運營到流通、深加工的金屬礦產領域全產業鏈布局,形成了以金屬礦產、冶金建設、貿易物流、金融地產為“四梁”,以礦產開發、金屬材料、新能源材料,冶金工程、基本建設,貿易物流,金融服務、房地產開發為“八柱”組成的“四梁八柱”業務體系。中國五礦通過旗下各專業化公司,在礦業、貿易和工程等領域已經在非洲建立起一定的業務基礎。
 
   在礦業領域,中國五礦曾于2009年前后收購了南非兩座鉻礦項目,布局非洲礦業。2012年,通過旗下海外金屬礦業旗艦平臺MMG成功收購加拿大上市的Anvil公司,獲得剛果金Kinsevere銅礦。該銅礦年產電解銅8萬噸,是中資企業在剛果金最早擁有、運營時間最長、經營效果最穩定的大型在產銅礦之一。
 
    在貿易領域,中國五礦通過旗下五礦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在南非常年從事鉻、鉻鐵等商品的國際貿易,通過五礦有色金屬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五礦國際)開展有色金屬礦產品和金屬產品的國際貿易。
 
   在工程領域,中國五礦旗下中冶集團及所屬的中國恩菲、中冶焦耐、十七冶、二十冶、二十二冶等在非洲開展了多項工業和基建項目。
 
   (1)在設計研究方面,中國恩菲在贊比亞承擔了中色謙比希火法銅冶煉廠的設計,在剛果金為紫金礦業、金川國際、萬寶礦產等在剛果金的礦山提供可研設計服務,在南非與ELB工程公司簽訂了韋丹塔旗下Gamsberg鋅礦選礦廠工藝審核及詳細設計合同,長沙礦冶院等科研單位也為非洲相關礦業項目提供咨詢服務;
 
   (2)在EPC方面,中國恩菲已經成功實施了金川國際在剛果金的金森達銅礦充填系統工程和中國廣東核電在納米比亞的湖山鈾礦硫磺制酸廠及余熱發電等礦業相關EPC項目,中冶焦耐成功實施了安塞洛米塔爾在南非的Newcastle 2號焦爐改造及煤氣凈化EPC項目;
 
   (3)在施工方面,十七冶承建了津巴布韋華津水泥廠和玻璃廠、毛里塔尼亞希望三角洲172公里公路、科特迪瓦130公路等工程項目,二十冶承建了阿爾及利亞Sigus水泥廠項目,二十二冶承建了奧蘭四萬人體育場項目;
 
   (4)在裝備制造供應方面,中冶寶鋼技術和中冶重機分別給中國有色集團剛果金LCS冶煉廠提供抱罐車和渣包車等產品。等等。
 
    中國五礦正在借助其金屬礦產全產業鏈優勢,積極推進“千億內部市場”計劃,并已在非洲區域開展相關協同實踐。2019年6月4日,中國五礦旗下MMG發布公告稱,其剛果金Kinsevere擴展項目已進入可行性研究階段,并與中冶集團下屬的中冶國際簽訂了關于硫化銅和鈷金屬的可研協議,這標志著中國五礦正在推進礦業和工程兩大主營業務在海外的協同發展。
 
   (五)中企在其他非洲國家的類似實踐
 
    中資企業在非洲其他資源國家也有類似的實踐,例如在非洲西部的幾內亞鋁土礦開發。2015年起,中國宏橋與煙臺港等合作伙伴組建“贏聯盟”,開創性地采用河運接駁海運的模式,并發揮各自的物流、海運、港口、冶煉等優勢,在短短三年內就在幾內亞開拓了鋁土礦海外供應基地。中鋁集團在其幾內亞博凱鋁土礦項目中也將采用類似的模式,由旗下的中鋁國際工程實施總承包,中鋁長沙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承擔設計工作等。
 
    綜上所述,中國有色集團、中國中鐵、北方工業、中國五礦、中鋁集團等大型企業集團在非洲開展的礦業、工程、貿易業務協同各具特點,各有所長。中國有色和中國中鐵以工程優勢帶動礦業發展,而礦業又為工程業務起到了資金反哺支持和業務拉動的作用;北方工業借助軍貿背景,將礦業業務與工程、裝備制造等相關板塊形成了聯動效應;中國五礦在礦業、工程、貿易等方面均有一定業務優勢,正在推進業務協同以最大化產業鏈價值;中鋁集團通過在幾內亞開發鋁土礦資源,帶動旗下工程和貿易板塊走出去。上述各中資集團公司在非洲礦業產業鏈的協同子企業分布如下。
 
   三、對中資企業在非洲礦業工程貿易協同發展方向的思考
 
   當前,中資企業在非洲開展礦業、工程、貿易協同已經具備一定基礎并有成功實踐,然而依然面臨礦業政策不穩定、基礎設施薄弱、國際化人才匱乏等問題的挑戰,中資企業集團一方面要整合內部資源,突出長處,補足短板,另一方面也要相互合作,形成優勢互補,共同促進中資產業在非洲的發展。
 
   (一)明確礦業、工程、貿易物流在產業鏈發展中的關系和作用,實現各產業端之間的有機結合
 
   礦業、工程、貿易物流位于產業鏈的不同位置,具有協同效應和互補作用。
 
   (1)礦業開發
 
   礦業開發是帶動礦業相關的工程、貿易業務的基礎。非洲地區礦業資源豐富,開發潛力巨大。通過礦業開發可以獲取長期、穩定的回報,并在長期經營中不斷帶動配套工程和貿易物流業務的發展,而礦業開發所形成的金屬產品作為“硬通貨”,可以作為“工程換資源”的對價,從而拓展礦源與工程業務范圍。
 
   (2)工程承包
 
   工程承包業務本身在基礎設施薄弱的非洲擁有巨大市場潛力,可以平抑礦業周期性波動的影響,并對礦業具有促進作用,一方面可為礦業業務提供協同支持,增強礦業開發建設能力,另一方面可以通過“工程換資源”拓寬資源獲取渠道或者產能合作的運作。
 
  (3)貿易物流
 
   貿易物流是在非洲發展礦業和工程業務的有力支撐,并可以擴大經營基礎。非洲基礎設施基礎薄弱,貿易物流是目前發展礦業和工程的瓶頸。通過強大的貿易物流網絡,可以將工程和生產物資運進去,將金屬產品運出來,將解決在非業務物流運輸瓶頸。同時,以剛果金銅礦項目為例,存在品位高,規模小的特點,通過貿易物流也可以輻射通過直接礦業投資尚未覆蓋的區域,串起零星分布的礦業產能,擴大商品經營基礎。
 
   (二)根據自身主業優勢找準產業鏈定位,突出專業化經營,促進企業集團間業務協同和優勢互補
 
    中資企業在非洲開展礦業、工程、貿易業務已經存在大量成功的協同案例,但近年來隨著各企業集團業務的發展,也存在著企業盲目“跨界”經營誤區,對自身定位不清晰,主業優勢不突出等問題,特別是礦業、工程和貿易本身屬于高度專業化行業,跨界經營存在極大風險。中資企業應當識別自身主業優勢,促進相互合作,實現優勢互補,共同培育中資企業供應鏈和產業鏈市場。
 
    專業化經營還表現在對自身專業優勢在不同國家經營環境中的轉換和適應能力。國內的業務優勢如果不經過轉換,到國外反而會變為劣勢。不論是礦業還是工程企業,新進入到一個市場時一定要充分了解市場情況,將本國優勢轉為所在國優勢。
 
   此外,一些業務在當地已經被國際巨頭所壟斷,需要中資企業凝聚力量,形成合力。例如在貿易領域,國際大宗商品貿易巨頭托克公司擁有物流和倉儲優勢,大量控制了中小型礦山的金屬產品包銷,單一貿易企業進入具有較高的壁壘,中資貿易企業可以探索整合各自資源,組建和打通貿易物流聯合渠道。
 
   (三)以開放包容心態打造國際化人才團隊,實現中方、國際和屬地團隊的融合發展
 
   業務的協同也是人的協同。隨著中資企業在非洲業務的不斷發展,各企業也在形成自身的人才積淀,并形成了人才聚集效應。然而,由于語言、文化、制度等方面的差異和挑戰,中資企業也普遍面臨著國際化人才匱乏,中外團隊融合不足等問題。考慮到人才的培養周期以及在非洲不同國家情況的差異,企業用人一般采用自身培養和市場招募相結合的形式,進而在非洲形成了一個不斷成熟的礦業和工程中方人才市場,專業人才在不同企業之間的流動,促進了企業業務和管理能力的補足和提升。
 
   要在非洲打造長青基業,不能閉門造車、關門辦廠,必須要以更加開放包容心態打造“多國部隊”、“本土團隊”,實現中方、國際和屬地團隊的融合發展。這就要求企業順應當地形勢,改革自身制度,提升用人能力,進而促進業務自身的能力提升和可持續發展。
 

省級行業協會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 遼寧 吉林 黑龍江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 河南 湖北 湖南 廣東 廣西 海南 重慶 四川 貴州 云南 西藏 陜西 甘肅 青海 寧夏 新疆 香港 澳門 臺灣

11选5赚钱方法